按佛家的說法,一切皆有淵源,與前世有割不斷的緣。所謂百年修得同船渡,即是講的這個緣字。曾看過一篇文章,談到夫妻之緣,說有五百年的等待,才有今生結為夫妻的緣分。這種說法有些誇張,但其實道出了夫妻之緣的不容易,教人要格外珍惜。今天要講的三個故事,也與緣有關,有夫妻之緣,母子之緣。之所以突然想起這三個故事,是因為這三件事,令人深思。借用說書先生的一句臺詞,且聽我一一道來。

村裏有個男人,四十出頭的年齡。長年有病,顯得黃瘦。病倒也常見,不是什麼疑難雜症,肝病,就是治不斷根,需要不斷地服藥。所以男人化了家裏很多錢。九十年代初,那時的錢還當錢用,農村有個萬元戶就很了不起。這個肝病,很金貴,浪費錢不說,還不能幹莊稼活,要嬌貴的把人養起來,還不能生氣,吃飯還要忌嘴。總之,講究的很多。男人自打染了這個病,就不能幹農活了。所以田地裏鋤草,打藥,錛地,割麥,等等農活,都只憑女人。

俗話說,久病床前無孝子,即是夫妻又如何呢?女人受不了家庭的負擔,三五年後,言語間不恭敬起來。男人也察覺女人的變化,自愧帶給家庭的負擔,有一死了之的想法。但礙於七十歲的老媽,怕受不了打擊,更捨不得年幼的一雙兒女。所以,一直未敢自我了結,忍氣吞聲地活著,沉默地面對女人的惡言惡語。有一次實在受不了女人的潑唆,一個跑到河邊哭,放牛的雷老頭勸了半天,拿他的老母,兒女說事,才失魂落魄地回去。轉眼到了臘月,家家割肉過年。開春一晃,就是夏天。春天陽光燦爛的時候,女人把肉晾在屋簷下陰乾,黃澄澄,油亮亮地,向空氣裏釋放著濃濃的臘味。這天是夏初,一家人吃了晚飯坐在院子裏歇息,有一句沒一句的拉著。最小的兒子說想吃肉。女人突然想起那三塊臘肉,就許諾兒子第二天一定吃到。兒子很高興,在女人的懷裏就掙扎了幾回,親了女人的臉。女人陡然懊悔,覺得異常地對不起兒子。想到這兒,她抱了兒子站起來,走進耳房,去查看她的三塊臘肉。不看不打緊,一看要人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 常山趙子龍 的頭像
常山趙子龍

光明顶的春天

常山趙子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